爱其本身,无关其他

偏耽美,虐he文。策瑜一生推,魔道萌新粉,终极系列十年老粉。对话连载篇加载不出图案可移步kilakila。(id:你阿呆啊笨)高考学生党不定期更文或断文。

看看你们家魏无羡,把我们家蓝忘机都给啃秃了😂😂😂

【魔道萌新粉报到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手/高清的画具标清的画具流畅的拍摄技术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爱道长和阿洋~~(○`ε´○)

【终极一班】东唐这之雷克斯的眼泪no.5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一个温和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办法了。我们欠下的,总要还的。”一个男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“当年是我们对不住他。可是这些都要报应在……的身上吗?怎么可以……”女声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上帝不会看错任何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。我们都是罪人,该承受的都逃不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啪”的一声,灯开了。

      “爸,妈,大晚上的在客厅怎么不开灯啊?”大东摸了摸乱窜的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吼……乖儿子啊,我们……我和你老爸在、在烛光晚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对,烛光晚餐,你老母今天发神经说想浪漫一下啦。”东爸暗暗叫了一声,摸着刚被东妈蹬了一脚的小腿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,这样啊。那我先回去了。”大东拿起桌上的水杯笑着说。

    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分割线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雨,你还好吗?”亚瑟有些担心地看着整个早上时不时就咳嗽,还频繁地弹错曲谱的小雨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。”小雨难得地笑了笑说,可正是这种刻意的笑,才更让人觉得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唉,这两个家伙,到底是怎么了?还有,老爸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什么?烦死了!”亚瑟想着,眉头都皱成川字了,拳头也握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亚瑟……亚瑟……”五熊扮着人类的走相慢慢走过来,把白皙的小手掌放在亚瑟脸上,一脸的担心和疑惑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。”亚瑟难得甜蜜地笑了起来,握紧五熊小小的五根萝卜。

       “喂,亚瑟王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我们班唯一的萌妹子都被你泡走了,你还当众给我秀恩爱。苍天啊,大地啊,为什么丑的人都脱单了,徒留我一个帅得不要不要的。”金宝三戴上墨镜,夸张地跪在地上大叫。

       五熊偷偷凑近亚瑟王的耳朵说:“宝三……说谎……不好看、才没人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是啊,金宝三,连我们家熊熊都说你不好看才没人要了,您就认命吧。”亚瑟一脸恶趣味地调侃道,眼睛都没离开过五熊,还亲热地叫出了他私下给五熊取的小名。

       “自恋狂,你也够了哦,这是在打我和小雨的脸吗?”大东笑着从教室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其实,秀个恩爱很容易的嘛。”小雨眯着眼睛走过来,一把拽住大东的双手分开,将他逼近墙角。

      “哎哎,丁小雨,你想对我东哥做什么(゚o゚;?”金宝三喊道。

     “看不出来?难道我太含蓄了?”小雨的笑纹越来越深,还故意“嘿嘿”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 “丁小雨同学,你什么时候也跟着金宝三学坏了?”夹着一本厚厚的教科书的断肠人走了进来,“好了,同学们都坐好,准备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昏昏欲睡的历史课开始了。这也难怪,断肠人刚进终极一班不久,还没摸准同学们的心性,他们啊,满腔热血,人人都以为自己可以拯救天下,哪里听得进老黄历的教训。

      “下面请历史课代表丁小雨概括一下欧洲人文史的发展历程。”断肠人说。

      小雨站了起来,拿起课本正要回答,忽然一阵晕眩,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   眼前尽是大片大片水雾,看不清又摸不着,隐隐约约还有一个背影,莫名喜欢的却永远无法靠近的背影。好累好累,一直往下坠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小雨,你醒了!”大东大喊。

       “小雨️你吓死我们了,莫名其妙就昏倒了。”亚瑟说。

       小雨睁开眼睛转了几圈,问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   “一个下午了。”断肠人接过话。

     “雨哥,你吓死宝三我了。你走了谁带我当社会人啊!”金宝三一副五子哭墓的表情,小辣斧头也配合地挤眼泪。

      “怎么会突然昏倒呢?”大东问道。

     “根据我的检查,丁小雨同学是因为战力指数大幅度下降,一时适应不了才昏倒的。但是丁小雨同学身上并没有伤,可能是被吸走了部分战力指数。”断肠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 “什么?在我的地盘居然敢搞我的兄弟!小雨,你说,到底是谁?我帮你报仇。”大东义愤填膺地说。

       “对!感动我们雨哥,扁他。”

      “对!敢欺负我们终极一班的人,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   金宝三又在起哄了,同学们都积极附和,亚瑟的神色却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   “小雨,你有看到伤你的人是谁吗?”亚瑟问。

     小雨看了看大家,欲言又止。看到大东再三示意,才慢慢挤出几个字――

     “雷克斯”

     “什么……雷克斯!!!”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。

     “不可能,雷克斯怎么会……他回来了我这么可能不知道……不可能的。”大东急躁地说。

      “其实东哥,这也不是不可能啊。之前雷克斯就是回来害你的,这次说不定盯上了雨哥呢?”金宝三话音刚落,就被大东杀人般的目光围剿,连忙躲到五熊背后。

       “小雨,雷克斯不可能伤害我们的啊,他已经知道错了,还因为愧疚离开了终极一班,怎么可能……没道理啊对不对?”大东语无伦次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 “自大狂你先冷静冷静。”亚瑟永远是最清醒的那一个,“按目前来看,雷克斯的确是最可疑的。因为小雨是ko.4,又是著名的耐打王,一般人根本伤不了他。我和你并列ko.3,也不可能是我们伤了小雨。雷克斯是ko.2,他最有实力打伤小雨。而且论到动机,你别忘了,雷克斯可是有前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番话下来,大家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大东开口了:“不管真相怎么样,我一定要找到雷克斯,找到他,一切都解决了。如果是他伤了小雨,️我一定会替他登门道歉的,如果不是他就最好。不管怎么样,我总觉得――”

      大东顿了顿,眼神坚定地说:“我的直觉,要我去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看够了吗?”小雨冷冷地看着中途返回的五熊。大家都走了,小雨本来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,没想到又来了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  “你,你说谎……”五熊慢吞吞地挤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  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拥有最天然的动物直觉的你。”小雨浅浅一笑,“没错。伤我的人,根本不是雷克斯。其实,我也不知道是谁。本来想隐瞒了过去,没想到当众昏倒了,一不做二不休,推给雷克斯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样……大东……不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那又怎样?大东心里还念着雷克斯,分明是引狼入室,我不会看着他再做傻事。”只是没料到,雷克斯在大东心里的份量那么大,连我的栽赃也几乎不成效果。想到这里,小雨握紧了拳头,指骨都开始泛白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你,妒忌。”五熊一字一字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……我妒忌?我妒忌什么?妒忌一只众叛亲离的丧家之犬吗?可笑!”小雨大笑,正想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五熊,却被五熊用严肃而锐利的目光盯着。

        小雨颇为恼火,正想开口,耳边响起五熊的话――

       “你妒忌,在大东心里……雷克斯,比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【终极一班】东唐之雷克斯的眼泪〔4〕

       亚瑟最先反应过来,瞬移到大东面前,拿出石中剑死死挡住雷克斯的攻击。

      小雨也瞬移到雷克斯左手边,举起了左手开始蓄力。

      雷克斯见第一波攻击被挡下,眼里越发疯狂,正要发出第二波攻击,断肠人连滚带爬地挡在雷克斯面前说:“雷克斯,你要的东西在我手上,不要伤害汪大东小朋友。”

     雷克斯要的东西?大东充满疑惑地看了看亚瑟小雨,又看了看断肠人。

    “听语气,断肠人似乎对雷克斯的出现并不意外。”小雨低声对亚瑟说。

     雷克斯的眼神忽然变得柔和了点,冷冷地说:“希望你遵守你的诺言。否则――”话没说完,就嗖的一声消失了。

      雷克斯……断肠人……

    “断肠人,雷克斯是不是跟你讲了什么东西!”小雨忽然掐住断肠人的脖子,眼里露出了许久未见的冷冽。

      “小雨,你又怎么了?”亚瑟看着这两个比自己小的家伙,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 “喂喂……丁小雨小朋友……你你,掐住我……我说不了话了……”断肠人结结巴巴地说道,眼神却没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  小雨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  大东还是没有反应过来,喃喃自语:“雷克斯,他为什么要攻击我?”

    “我说三位小朋友,既然有了疑惑,光在这里和我耗着也没有用,不如自己去找找答案?”断肠人意味深长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  三人对视了一番,心中已然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  回家途中,大东和小雨亚瑟再路口准备分道而行,小雨轻轻拽住了大东的衣袖:“大东,雷克斯对于你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

     亚瑟若有所思地看着小雨。

    “当然。他是我从小到大的好兄弟,我一定要找回他。”大东不假思索地说。

     小雨微微笑了笑,说:“没事。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 目送大东转身离开的背影,亚瑟看得出小雨笑得有点苦涩,想了想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暗暗吃惊。难道……不!不可能吧,一定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  小雨回到住所,发现雷克斯早已经恭候多时。

      小雨步步逼近雷克斯,左手蓄满了力量。

    雷克斯轻蔑的笑了笑,缓缓开口:“丁小雨,离开他。”

    “谁?”小雨冷冷地回问。

    “你知道我说的是谁。如果你再执迷不悟,你的下场就是步你老爸的后尘。

   “什么?你知道我爸的事……你,你到底是谁?”小雨眼里多了平时少见的慌乱和愠怒,左手一拳打了出去。

     雷克斯用阿瑞斯之手轻轻一挡,哼了一声,説:“你以为我ko.2的排名像金宝三一样买来的吗?别不自量力了。与其浪费时间跟我打,不如好好想想自己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 顿了顿,雷克斯这个话唠继续说:“留在这里,你们两个必有一死。不过,这就得看你的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 说完,手掌往空中划了一道弧形就走了。弧形光波迎面袭去,小雨还沉浸在对雷克斯刚刚的话的思考里,一不留神便被正面集中,反弹开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 小雨硬是吞下了口中的腥甜,咬紧了嘴唇。可恶,他到底什么意思?是怕我留下来妨碍了他的回归吗?

    “爸,你去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的资料吧。”亚瑟王把一份文件放在桌上,对老土龙说道。

     “小事情。对了,最近你在学校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?”

      “老实说,是有这么一件事。最近自大狂的气息很不对劲,感觉像被什么影响了似的,跟我切磋的时候总感觉他使不出战力指数。”亚瑟王想了想回答道。

      “哦,就是那个和你同为ko.3的好哥们汪大东吧。这么说来是有一点蹊跷。战力指数这么高的人气息应该很稳才对啊。好,我派人查一下。”老土龙说完,面色凝重地看着亚瑟。

     “爸。是土龙帮……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 “儿子,你从小到大的所有决定老爸都没干预过。但只有一样,老爸还是要劝你。不要跟汪大东走太近。”老土龙眼神复杂地看着亚瑟,“因为,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罪孽!”


感觉这一篇开了好多坑23333实力坑自己。希望大家看得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